沧桑阅尽话太原:作者后记

www.w66利来官网

2018-10-12

  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萌发写这部书的念头的,或许是九六、九七年吧,一方面感慨于太原两千余年辉煌而苦难的历史不为人所知,另一方面在看过一些作家对自己家乡的深情描述之后感触颇深,于是,在那段坐在办公桌前以清茶报纸打发时光的无所事事的日子里,脑海里构架出《太原沧桑》也就是今天的《沧桑阅尽话太原》的三十章的提纲。 其实有关太原历史的著作,仅我手头的就有三部,但我始终不满意于它们的简略和严肃,我更希望通过自己的认识、感受和理解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述这段漫长而沉重的历史。   真正将这一思绪付诸于笔端,却是因为另外一件事。 一九九九年,我在接触国际互联网一个多月之后,决定制作一个介绍三晋文化的网站《太原道》,《太原沧桑》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栏目。 不久,我就开始了《太原道》和《太原沧桑》的准备工作,其间,我再一次来到了曾经多次光临过的晋祠,从晋祠出来,我还探访了豫让桥和晋阳古城遗址。

这一年的八月十一日,《太原道》网站正式出现在国际互联网上,《沧桑阅尽话太原》第一章《晋祠》也同时发表在这个网站上。 此后,《太原道》每周更新一次,我也保持着每周完成一章的速度。   《沧桑阅尽话太原》在完成了第七章之后,一度陷入停顿,这主要有两个原因,一是我把主要精力和时间放到了网站的建设、更新上,另一方面,手头也缺少一些必须的参考史料。 2000年八月,在付出一年的汗水之后,《太原道》初具规模,我的业余时间相对宽裕起来,在花费一千二百余元购买了一套《二十四史》后,我开始一边翻看各类史书一边继续《沧桑阅尽话太原》的编撰,基本以每周一章或一节的速度去完成剩余的二十三章零九节的内容。

  除了《二十四史》和《资治通鉴》外,我参阅了大量历史、军事著作,从中寻找有价值的史料。 我手头三本有关太原历史的著作,郝树侯先生的《太原史话》、杨端武先生的《太原史话新编》、王爱萍与张德一两位合编的《古今太原漫谈》,它们为我提供了不少现成的线索,节省了许多查找史料的时间。   如今,这部前后历时近两年,长达三十章二十二万字的《沧桑阅尽话太原》终于完成,回过头来,一个深藏于脑海的构思最终挥洒成太原历史著作中最长的篇幅,实在应该算是我平庸的三十年里最大的成就。

  《沧桑阅尽话太原》在时间上的上限是《尚书·禹贡篇》中对“太原”的最早记载,它的下限,非常应该一直记叙到2000这个新的千年之初。

但是,在实际的创作当中,越到近代参考史料越丰富,但下笔却越艰难,这部著作最终将所记叙的太原历史截止在了1949年。 希望很多年之后,我能够有幸补上这段不应忽略的历史。   其实当初对这部书我曾有过许多良好的设想,我希望它能够更全面、更真实、更生动、更流畅,然而,由于种种原因,仍然留下了诸多遗憾。

除了自身文学功底、思想深度上的欠缺之外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部著作同时也是《太原道》网站的一个重要栏目,为了适应《太原道》每周一次的更新速度,我在创作上的确有些操之过急,多了些平铺直述而少了些深刻的思考。

也曾考虑过返回来修改增补,然而,当初的才思与激情却难以寻回,只能留下这些许遗憾。   有人说,电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,写作也许也是吧,我想。 尽管如此,我仍然自信:到目前为此,所有有关太原历史的著作中,《沧桑阅尽话太原》,是最值得一读的。

太原道制作(2001-04-15)。